菜单

科技评价忌急于求成,搞科研不能忘了

2019年7月21日 - 政治头条

搞科研不能忘了“初心”

金振蓉

科学精神论场

利豪娱乐官网版,  近几年,少数科技工作者,在科学研究中的抄袭、剽窃、制造假实验数据等等学术不端行为,引起社会的关注。而科学界有识之士在对此种现象给予谴责的同时,也是思考我们长期以来形成的对于科技成果的评价机制,是否存在急于求成的问题,而由此导致的科技人员急功近利,也在某种程度上助长了学术不端行为的产生。  不容置疑,就总体情况而言,我国科技评价制度,对于促进科技成果的产生,推动科技创新起到了积极作用,在我国短短几年内,实现科技论文数量跃升至世界第五,科技评价制度起到了指挥棒作用。时至今日,科技评价在解决了量的问题以后,质量开始受到重视。有人甚至尖锐地指出,每年产生那么多论文,有多少真正具有创新内容,大量的平庸之作无异于垃圾。而科技工作者也有苦衷,拿到了科研经费,就必须要有成果出来,不在鉴定意见上填上“突破”“中国领先”“国际一流”等字样,就无法向各方面交待。  谁都明白,科学研究有其自身的规律,探索未知本身就是一项风险性巨大的活动。历史上的任何重大科技发明,都是在千百次的失败之后而获得的。而那种“春播一担种,秋收万担粮”的好事,在科学研究中应该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。然而,在我们现行的科技评价制度中,就有这样的倾向,许多重大的科研探索题目,都有严格的计划安排,从课题立项,到经费支持力度,从研究进度,到最后结题鉴定。按照这样的科研模式,就出现了反常的情况,在我国的科研工作中,很少听到科研失败的现象,也很少听到科技成果鉴定通不过的事情,能听到的总是“利好”消息。  科技评价制度的不完善,带来两个方面的弊端,一方面,科技人员要不断获得科研经费支持,就要不断取得科研成功。事实上,这是难于做到的,于是,个别人在利益的驱使下,就出现了造假、抄袭、剽窃等学术不端行为。另一方面,科技评价中只肯定成功的制度,抑制了科研人员的创新思维,许多人宁选择急功近利的研究课题,而放弃风险大,却有可能取得重大科技突破的科研方向,这也是造成我国科研成果大量低水平重复的原因之一。  浮躁,这种全社会的通病,表现在科学研究上,就是缺乏一种对于科学探索持之以恒的追求。许多老科学家在不同场合都呼吁,科研需要耐得住寂寞,要坐得住冷板凳。我国连续几年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的获得,都是这样取得的。最近,国家有关部门已开始下大力气,修改科技评价办法,其中心意思是加强分类管理,强化鼓励创新,要从制度上整治“急于求成”病,相信这将对抑制学术不端行为具有积极意义。

本报评论员

来源:《光明日报》

学术浮躁,实则学术投机。经济学上将为了利益铤而走险的行为称为投机,其与科学研究尤其原始创新天然的格格不入。

科学研究是人类整体对自然界未知领域的探索,其“初心”就是学习和发现真理,本身并无利益可图,是否产生经济价值也不在考量范围之内。爱因斯坦对以此为人生目标的研究者有着极高的评述:如果没有他们,科学殿堂顶多是一个藤蔓遍布的丛林,杂乱无章。他本人正是这样,他提出的质能方程,帮助人类解释核裂变的巨大威力、认知正物质和反物质,却从未产生直接经济效益。

“科学理论、原创思想由中国科学家提出来的还非常少,缺乏能够心无旁骛、长期稳定深耕基础理论的人才队伍”,我国基础研究四大难题的前两个,说的就是缺乏大师级人物及大师级理论。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