菜单

人民搜索邓亚萍,总部迁址

2019年11月25日 - 利豪娱乐官网版

     
坐在台上的俞敏洪,笑着对坐在台下的邓亚萍说,希望人民搜索——这支搜索国家队——在未来的竞争中,不要借助市场之外的力量。前面这段新东方董事长给人民搜索总经理的寄语,发生在昨日下午的中华世纪坛,人民搜索成立两周年之际。
  
  邓亚萍会怎么回答?
  
  去年这个时候,邓亚萍曾经对新浪科技表示,人民搜索发展前期需要国家给予一定的支持,但补充说“最后一定要走向市场”。显然对于盈利的探索,才是人民搜索市场化进程中的重要一步。如今,人民搜索终于迈出关键的一步。
  
  “大家很拼,才有两年三步走的实现”,邓亚萍说的三步走,是对人民搜索过去两年时间的一个总结。第一步是刚刚成立的2010年,推出新闻搜索测试版;第二步是去年启用即刻搜索品牌,并发展为全网搜索平台;第三步则是昨日推出商业系统。
  
  有了商业系统,意味着人民搜索进行全面的商业化运营。对于人民搜索而言,这已经不止是技术层面的挑战。每个公司都会对业绩发展有预期,但邓亚萍不是那种会轻易亮出底牌的人。她不会透露业绩目标,只说“一切还看市场的检验”。
  
  曾经邓亚萍把自己称作搜索领域的“外行人”,那时常常不自觉将百度(微博)作为标杆。而现在的邓亚萍已经很少主动提及对手,但仍会清楚指出很多搜索同行已经占据很大的份额优势,而这对人民搜索争取用户,无疑是个巨大的困难。
  
  “任何事情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,都是在不断的挫折失败中前进”,邓亚萍说“我们对困难做了充分的准备,这意味着我们已经思考了比较多的东西”。她会坦然告诉你竞争面临两个结果:成功或失败,但她也会很快补充说:其实没有绝对的成败。
  
  现在的人民搜索有大约300余人,其中80%以上都是研发人员。此前师出同门的人民网(微博),已经在A股市场挂牌交易。人民搜索在IPO方面有怎样的安排?邓亚萍回答道:“上市只是一个结果,但我们还是不会放弃这样的机会”。
  
  这位昔日的世界乒坛霸主,同样不会透露她有怎样的时间表。
  
  她对人民搜索的前景,有着一种从质变到量变般的期许。“对于今后来讲,任何时候都是一个过程和积累,到转折点的时候就会爆发”,邓亚萍说“这也考验着我们对行业的判断。这也考验着我们什么时候拐点会出现,也考验我们能不能耐得住”。
  
  能不能耐得住。“人无论做什么行业,时时刻刻考验着心理素质、实力和忍耐力”,邓亚萍称“这对我们是极其大的挑战,我们充满信心”。
  
  现实仍然严峻,就连腾讯这样的企业,都没能在搜索市场砸下一片天地。“我们不是有了资源和钱,就去做一个一模一样的东西”,人民搜索首席科学家刘骏说,竞争对手的变动不会影响人民搜索的战略部署,“我们应该用鲜明的特色,给用户提供真正的价值”。
  
  邓亚萍说人民搜索会继续对产品进行精细化处理,以快速迭代的方式发展。
  
  与市场上的竞争对手相比,邓亚萍更像是“经理人”的角色。如果你试探着问她说会不会在某天离开人民搜索,她会马上把这个问题推给旁边的刘骏:你会走么,准备去哪里?然后,邓亚萍会把话题引向“团队比个人更重要”的方面。
  
  再回到最初的那个问题,邓亚萍究竟会不会动用非市场手段,介入未来的搜索之争呢。面对新浪科技的追问,邓亚萍笑着反问:“你认为我有那么大的能力吗?”(新浪科技
孟鸿)

首先,网页搜索已被新华社旗下盘古搜索接管。以任意关键词点击搜索按钮,下一个页面都清楚的表明:返回的结果来自盘古搜索。其次,地图产品也是同样的命运,只需要点下即刻搜索首页的地图两个字,就会立即跳转至盘古地图搜索。

消失的还不止是上面提到的产品,即刻搜索的总部,也从当年可以俯瞰北京东三环CBD盛景、绝对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环球金融中心,搬迁到北京南部的大兴区。

即刻搜索这边,首席科学家刘骏、负责研发的副总裁王江、移动事业部总经理钱江近几个月内先后离职;盘古搜索那边,CTO陈利人也在七月离职。

无论如何,所谓国家队进入搜索领域的尝试,并没有给这个市场带来明显的搅动。这个过程中即刻搜索也有颇多周折,名称从人民搜索到即刻搜索,三次更换品牌标识,同时也经历过技术和人员的几次大规模更迭。

但即刻搜索的改变,发生的时间或比10月还要早,有一个迹象是,曾经几乎每个工作日都有更新的即刻搜索官方微博,9月27日07:28之后,再无更新。

去年6月,新东方(26.66,0.45,1.72%)董事长俞敏洪在人民搜索成立两周年之际,对坐在台下的邓亚萍说:希望人民搜索在竞争中,不要借助市场之外的力量。后来新浪科技追问邓亚萍这个问题的答案,她笑着反问:你认为我有那么大的能力吗?

即刻搜索首页,10月初与11月初截图对比报头原有的即刻搜索字样消失(图片来自@四有新人大棚)

这几个人的共同之处,是都有Google背景。刘骏团队为即刻搜索提供技术支持,而陈利人从刘骏团队离开后,也在盘古搜索开发出一套新的搜索引擎。今年五月陈利人还出面向媒体介绍盘古搜索的新技术架构,但他似乎对技术之外的情况仍不熟悉。

所以也许存在这样一种可能性,即刻搜索在刘骏团队离开后,由于种种原因,并没有合适的搜索技术入替,同时又有和盘古搜索合并的趋势,最终即刻搜索原本提供的搜索体系,被替换为陈利人为盘古搜索开发的搜索体系。

首页消失的产品和链接还包括:即刻云主机、即刻开放API、即刻推广、站长中心、移动官网、诚聘英才、征求意见、关于我们、人民搜索声明。是的你没看错,连关于我们这个页面的链接也消失了,通过网页快照还能一瞥曾经的荣光:

这一事件的结局是,刘骏团队和即刻合作终止,刘骏退出即刻。这场变故让即刻搜索陷入风波,邓亚萍一度想出面解释,但在最后一刻改变了主意。

现在邓亚萍去留几何?同样似乎没有明确的说法。可以确定的是,即刻搜索和盘古搜索技术团队,都有不同程度的高管流失。

定期访问即刻搜索(jike.com),可能并不是大多数人的习惯。如果现在访问这家人民日报旗下的搜索引擎,不熟悉的人免不了会大吃一惊。

即刻搜索首页何时发生的变化很难确定,但从新浪(82.34,-1.26,-1.51%)微博上搜索的结果看,早在10月15日已经有微博用户注意到即刻搜索向盘古搜索的跳转。也许是即刻搜索的用户群体比较小,这个颇令人诧异的改变,只有几次在微博上被提及。

这个页面上现有四个产品:新闻、网页(默认项)、图片、地图。

曾经有即刻搜索的员工提起过,即刻搜索的背景很适合推行曝光类的产品,并且暗示即刻搜索有意通过这些产品形成自己的特色。

也是在那次,邓亚萍回答关于成败的问题时说任何事情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,都是在不断的挫折失败中前进,我们对困难做了充分的准备,又说人无论做什么行业,时时刻刻考验着心理素质、实力和忍耐力。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